醫療質量控制成互聯網醫療行業“紅綠燈”,三大環節促進線上醫療質量提升
來源: 動脈網 作者: 2020年11月17日 16:20
目前,全國已經有900家互聯網醫院,30個省份建立了互聯網醫療服務監管平臺。從北京協和醫院、上海瑞金醫院等頂級醫療機構,到山東、浙江等地的基層醫療機構,均在積極推動互聯網醫療服務。互聯網醫療平臺也成績斐然,平安好醫生注冊用戶3.46億、日咨詢量達83萬。 國家衛健委協調聯動國家醫保局等十多個部門先后制定出臺了互聯網醫療規范管理、定價支付、個人信息保護等10余項配套政策。業內普遍認為,互聯網醫療行業提速了好幾年

醫療質量控制成互聯網醫療行業“紅綠燈”,三大環節促進線上醫療質量提升

原創 張曉旭 動脈網 今

今年以來,互聯網醫療發展突飛猛進。


目前,全國已經有900家互聯網醫院,30個省份建立了互聯網醫療服務監管平臺。從北京協和醫院、上海瑞金醫院等頂級醫療機構,到山東、浙江等地的基層醫療機構,均在積極推動互聯網醫療服務。互聯網醫療平臺也成績斐然,平安好醫生注冊用戶3.46億、日咨詢量達83萬。


國家衛健委協調聯動國家醫保局等十多個部門先后制定出臺了互聯網醫療規范管理、定價支付、個人信息保護等10余項配套政策。業內普遍認為,互聯網醫療行業提速了好幾年。


在近期舉辦的國務院新聞辦的新聞發布會上,國家衛健委規劃司司長毛群安提出,互聯網醫療要嚴守安全監管底線,用新手段監管新業態,開展重要數據和個人信息保護的專項整治,強化隱私保護,確保醫療質量和數據安全。


在加速奔跑的過程中,醫療質量和安全成為不容忽視的一環。縱觀線下用以保障醫療質量和安全的舉措,線上至少應該搭建起事前、事中、事后的保障體系。


事前保障:制度完善是前提


互聯網醫療出現后,由于醫患之間互動的渠道不同,對醫療質量和安全的保障有了更多要求。


“需要強調的是,互聯網醫療的本質是醫療,只是醫生提供醫療服務的方式有變化。”中國研究型醫院學會互聯網醫院分會常務副會長、中日友好醫院國家遠程醫療與互聯網醫學中心辦公室主任盧清君認為,正因如此,互聯網醫療質量管控首先應該遵守線下規定;同時,因為醫生和患者不直接面對面,質控標準應該比線下更高,在線下規定的基礎上增加相應內容。


在線下,醫療相關的法律法規、司法解釋、部門規章及重要的政策規定數量眾多,已有多個版本的工具書專門收錄。


這些內容包括醫療機構與人員、醫療服務、疾病防控、醫療糾紛處理、刑事責任等,分類細致,全面覆蓋醫療活動的方方面面。其最終目的就是保障醫療服務質量。


盧清君介紹,醫療制度經過數十年的積累,已經形成了完善的體系;僅在診療環節,國家衛健委制定的《醫療質量安全核心制度要點》就包含了首診負責制度、病歷管理制度、查對制度等18項內容。


2018年《互聯網診療管理辦法(試行)》等三大文件出臺,設置了互聯網診療及互聯網醫院準入、醫生準入、軟硬件配備等方面的門檻,還要求提供互聯網診療服務的醫療機構必須制定互聯網醫療質量控制和評價制度、在線處方管理制度等,針對醫療服務質量實施日常管理。


在地方政策規范中,2020年《銀川市互聯網診療服務規范(試行)》專門制定了“醫療質量管理”章節,涉及醫生接診時效、退費機制、投訴處理等方面,該文件是銀川結合近年來在實踐中遇到的問題所制定。


可見從制度層面看,互聯網醫療正在以線下規定為基礎,針對互聯網的特性,逐步細化方方面面的規范。


在制度實施方面,醫生是互聯網醫療服務最核心的提供方,其準入門檻尤為重要。國家衛健委規定,具有3年以上獨立臨床工作經驗的醫生才能開展互聯網診療活動。部分地方衛健委和醫療機構將這一標準提高到了5年,確保線上服務安全。互聯網醫療平臺則通過廣泛吸引高年資醫生、三甲醫院醫生入駐,來提升醫療質量和實力;也有平安好醫生、京東健康等自建醫生團隊,其中,平安好醫生的自有醫生團隊已達1800余人。


事中保障,技術助力增質提效


制度完善使行業有規可守、有序可循,實現了“事前”的保障。在醫療行為實施過程中,同樣有相應舉措來進行質量控制。


醫療機構設置醫務處對醫療業務、醫療質量、醫療技術等進行組織管理。“醫療信息化興起這20多年以來,HIS系統、電子病歷等多種技術應用為醫療質控提供了幫手。”盧清君表示,信息技術帶來的最大便利在于,能夠快速記錄、追蹤診療過程,便于總結經驗或查找問題。


AI應用到醫療領域后,又為醫療質控提供了更多可能。由于醫學知識本身兼具廣泛與復雜兩個特性,同一個癥狀往往可以推測出多個可能的病因,常規信息系統基于規則的推薦往往不能覆蓋所有的可能。相比之下,基于NLP的CDSS可以處理復雜的醫學邏輯,并可根據患者病情為醫生提供可能疾病的概率分布,且可輕易調入電子病歷之中。目前,基于AI的智慧病案系統正在醫療機構加快落地。


互聯網醫療由于本身已經實現了信息化,所以可通過流程優化、新技術應用等加強質控。例如,平安好醫生應用了AI輔助診療系統,由智能重癥監控系統、AI智能輔助問診系統、合理用藥監測系統和智能醫療安全監控平臺組成,在提升醫療服務效率的同時,也提高醫療服務質量。


診療行為的必要性、合理性極其重要,但還有個基本前提——真實性,包括身份的真實和就診過程的真實。線下就醫要求實名制,從掛號預約開始就要求提供身份證件,就診時醫生可再次核對患者身份;同時,患者也可根據院內公開資料,確認是否由醫生本人接診。


“線上就診無法面對面,醫生是不是本人登賬號接診?患者是不是本人提問?會不會張冠李戴?醫患雙方都存在身份驗證的問題。”盧清君稱,這種情況下,同樣要借助技術手段來實現身份驗證。


對此,醫療機構普遍在注冊環節就設置了實名認證,就診時還需患者出示身份證再次核對。易復診等信息化公司推出的解決方案則能確保處方真實性和就診過程可追溯。此外,人臉識別技術已在金融、安保、通行等領域大量應用,高度符合線上就醫場景的需求,今后有望運用到線上的醫、患的身份識別上。


事后保障,增加醫患“上線”信心


前兩個層面的舉措主要是防止風險發生,但風險總會有一定的發生幾率,一旦發生,如何將醫患損失降到最低?在線下,醫師責任險、醫療意外險等,能為醫患提供風險保障。


針對互聯網醫療,業內也陸續出現類似的保障措施。例如丁香園的丁香仁醫相互保險計劃、微脈的醫護上門服務保障計劃等等,涉及互聯網醫療服務的不同環節。


近期,平安好醫生又推出了“在線醫療全程安心保障”,對醫生和患者均有保障。針對醫生,產品提供互聯網醫療責任險保障,無論是平安好醫生的自有醫生團隊還是外部合作醫生,均可獲得100萬元保額。針對患者,產品覆蓋了用戶關注最多的醫生資質、接診速度、診療質量、藥品安全等內容;具體而言,平臺保證醫生展示資料真實,用戶發起問診后在短時間內就能得到醫生響應,問診結束后,平臺為專家診斷的準確率提供責任保障,保證藥品質量和配送時效,并保證全程的個人隱私安全。


可以看出,保險保障正在從保醫生擴大到保患者,實現更全面的角色覆蓋。對醫生而言,此類產品有助于創造更好的線上執業環境,加大醫生“觸網”的動力。對患者而言,能進一步消除其對線上就醫的疑慮;此前動脈網在《用戶規模增長、互聯網醫療進入新爆發期,新一輪挑戰如何應對?》一文中,就曾探討疫情之后如何進一步培養用戶的使用習慣,目前看來,平安好醫生這類針對患者就診全程的保障服務,也是加深患者信任、促使使用習慣養成的方式之一。


“用保險產品進行風險保障需要注意的是,相應的征信體系也應該建立起來。”盧清君認為,這是保險保障能真正進入良性運營的重要基礎。


質量控制是行業發展的“紅綠燈”


醫療質量和安全的管理對行業的意義到底有多重大?近期,國家醫保局出臺的互聯網醫療醫保支付新政同樣對此做了強調。


醫保新政規定,要強化“互聯網+”醫療服務監管措施,使用醫保智能審核監控系統對“互聯網+”醫療服務費用結算明細、藥品、耗材、醫療服務項目和門診病歷等信息進行實時監管。運用音頻、視頻等形式查驗“互聯網+”醫療服務接診醫生真實性。


這些都對互聯網診療行為提出了更細致的要求。


盧清君是參加了互聯網醫療醫保支付政策制定的專家之一,在他看來,盡管一系列政策加強了安全監管,但其對行業的促進仍然要遠多于約束。“這就好比是制定了交通規則,設置了斑馬線和紅綠燈,車輛和行人各行其道,交通才能通暢。對行業而言同樣如此,所有醫療機構都合法合規執業,才能使行業整體井然有序。所以,這些規定是對行業的保護。”


盧清君表示,醫保新政是依托線下管理和運營體制來制定的,約束的是不合規行為,鼓勵的是合法執業行為,無論是公立還是民營,只要合法執業,政策都持鼓勵態度。


的確,我們從此次醫保新政中還看到:各地可從門診慢特病開始,逐步擴大醫保對常見病、慢性病“互聯網+”醫療服務支付的范圍;將結合門診費用直接結算試點,參照線下,探索“互聯網+”醫療服務異地就醫直接結算……同時,此次新政具有較高的完整度,也將推動各地醫保部門加速落地。


這些都表明,政策是在確保醫療質量和安全、醫保基金安全的基礎上,逐步擴大對行業的支持范圍和力度。作為行業的各方參與者,都有責任在規則引導下嚴于律己,讓道路更通暢和寬廣。


本文著作權屬原創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場。我們轉載此文出于傳播更多資訊之目的,如涉著作權事宜請聯系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