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M與IgG的前世今生!
來源: 體外診斷網 作者: 張何銳、李琦 2020年11月16日 16:28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ronavirus disease 19,COVID-19)是由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 novel coronavirus,2019-nCoV)感染引起的傳染病。在造成全國數萬人感染的同時,這一疫情也迅速向全球多個國家開始蔓延。2020年3月4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了最新版本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七版)》在原有診療方案的基礎上增加了血清學檢測,作為確診病例和疑似病例的診斷依據之一。

IgM與IgG的前世今生!


來源:檢驗科、IVD資訊、安哥拉手札   作者:張何銳、李琦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ronavirus disease 19,COVID-19)是由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 novel coronavirus,2019-nCoV)感染引起的傳染病。在造成全國數萬人感染的同時,這一疫情也迅速向全球多個國家開始蔓延。2020年3月4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了最新版本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七版)》在原有診療方案的基礎上增加了血清學檢測,作為確診病例和疑似病例的診斷依據之一。


血清學檢測的是什么物質?如何判讀檢測結果?本文為您一一介紹。


病毒侵入人體后,人體會產生相應的特異性抗體進行防御,其中特異性抗體IgM最早產生并進行早期防御,隨后產生IgG抗體。而血清學檢測便是通過檢測血液樣本中的特異性抗體IgM和IgG的存在及含量,來間接判斷體內有無病毒及病毒感染情況。




什么是IgM和IgG及二者的區別




IgM和IgG均屬于免疫球蛋白家族。免疫球蛋白是機體在抗原物質刺激下由漿細胞產生的一類能與抗原特異性結合的血清活性成分。根據其分子結構和抗原特異性的不同,將免疫球蛋白分為五類:IgG、IgA、IgM、IgD、IgE(如圖1所示):

圖1:免疫球蛋白的種類一般情況下,在被病毒感染后,機體會產生一系列的變化來抵御這種入侵,其中免疫球蛋白的含量會發生如圖2所示變化:抗原初次進入機體后,經過一定的潛伏期產生漿細胞并合成分泌抗體。最早出現的是IgM,但該抗體維持時間短,消失快,在血中持續數日至數周。其次出現的是IgG。



圖2:感染過程中IgM與IgG的含量變化

IgG是免疫球蛋白的主要成分,是唯一能通過胎盤的免疫球蛋白,在IgM接近消失時,IgG的含量達到高峰,并在血中持續較長時間。當數月乃至數年再次接觸相同抗原時,最初原抗體量稍有下降,可能是由于一部分原有抗體被再次進入的抗原所結合,從而暫時降低了抗體含量,但短期內抗體含量迅速增加,可能比原來抗體含量高數倍至數十倍,以IgG為主,在體內持續時間也長,IgM很少增加。本次疫情中,我們通過對COVID-19患者進行研究發現,病毒侵入人體后,IgM抗體大約需要5~7天產生,IgG抗體在10~15天時產生。IgM與IgG同屬于免疫球蛋白,有何區別,我們從含量、產生時間及對臨床診斷作用等方面對二者區別做如表1所示歸納:

IgM和IgG檢測結果解讀



如上文所述,抗原進入機體需經過一定的潛伏期才會產生IgM與IgG。在這一期間,血清無法檢出IgM與IgG,這時就體現了核酸檢測的優勢:能檢測處于窗口期的患者是否受到感染。但核酸檢測受樣本取材影響較大,怎么辦?
二者聯合檢測,綜合判讀,彌補不足。因此,在結果解讀時,我們以核酸檢測結果陰陽性,分為兩大類:
1

當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時

(1) 當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時,IgM(+)IgG(-)或IgM(-)IgG(-):提示患者處于感染早期特別是對于核酸檢測結果單獨陽性,IgM(-)IgG(-)的情況,提示患者可能處于“窗口期”,體內尚未產生相關特異性抗體或抗體含量較低,導致實驗室未檢出。
(2) 當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IgM(-)IgG(+)時,提示患者可能處于感染中晚期或復發感染。在這一期間,人體內的病毒會逐漸被IgM抗體所中和,隨著病情的恢復IgM抗體逐漸減少,直至低于檢測限。
(3) 當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IgM(+)IgG(+)時,提示患者處于感染活躍期,但已產生持久免疫力的IgG抗體。

2

當核酸檢測結果為陰性時

(1) 當核酸檢測結果為陰性,IgM(-)IgG(+)時,提示為既往感染者,體內病毒已被清除。
(2) 當核酸檢測結果為陰性,IgM(+)IgG(+)時,提示為恢復期患者,體內,IgM(+)含量尚未低至檢測下限。
(3) 當核酸檢測結果為陰性,IgM(+)IgG(-)時,須考慮以下幾個方面的因素:
a. 核酸檢測過程中標本采集、運送及檢測過程中是否受到影響,同時應重新獲取該病人標本進行核酸復測;
b. 是否由于患者的其他疾病,或服用的某些藥物,引起IgM(+)抗體的假陽性,這也是核酸檢測相對于血清抗體檢測的一個優勢。

血清學檢測與核酸檢測




與血清學檢測相比,核酸檢測能夠檢測到處于窗口期的患者,及早發現感染者;與核酸檢測相比,血清學檢測的血液標本更易獲取且標本質量有保證、操作簡單快捷、很大程度上降低了醫護人員在標本采集和檢測過程中被感染的風險、更易于基層實驗室展開篩查工作等。如果說核酸檢測病毒的核糖核酸(RNA),是病毒存在的直接證據、金標準;那么抗體檢測的就是患者血液中被刺激產生的抗體,是間接證據,對臨床有提示作用。一個是用于疾病的鑒別診斷,確保“不錯”,一個是用于疾病的初篩,確保“不漏”。
但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抗體檢測窗口期問題,以及抗體試劑不同方法、不同廠家的靈敏度、特異度不一,在臨床診斷中,不能單純的依據抗體血清學結果進行判讀。因此聯合核酸檢測方法及其他指征進行綜合判讀、聯合應用,才能有助于提高疾病的檢出率,盡可能地找出確診患者,更有利于疫情的控制。

參考文獻:(1.) 人類最好的醫生是自己——淺談免疫球蛋白與人體健康. 中國免疫學雜志. 2016;32(12):1889-90.(2.) 李泉, 劉釘賓, 喬正榮, 朱小嵐, 彭孝斌, 吳小蘭, et al. SARS-CoV-2 IgM/IgG抗體檢測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斷中的價值. 國際檢驗醫學雜志.1-10. http://nvsm.cnki.net/KCMS/detail/50.1176.r.20200304.1041.006.html[網絡預發表](3.) 寧雅婷, 侯欣, 陸旻雅, 吳憲, 李永哲, 徐英春. 新型冠狀病毒血清特異性抗體檢測技術應用探討. 協和醫學雜志.

本文著作權屬原創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場。我們轉載此文出于傳播更多資訊之目的,如涉著作權事宜請聯系刪除。